澳门威尼斯平台-

  原油需求方面又传来一个好消息。

  从非洲到中东,亚洲买家正在抢购陷入困境(浮动存储)的石油货物,这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地区需求回升的又一迹象。

  印度、中国和韩国的炼油商一直在购买这些所谓的“问题原油”,交易商和炼油厂管理人士表示,这些原油将在一个月左右或更短的时间内装船。部分油料已经被储存在新加坡附近的海上,而其他油料则是在6月份装船前几天购买的。

  印度最大的炼油企业印度石油公司(Indian Oil Corp.)可能一直是最积极的现货买家,它公布了一系列针对非洲、中东和美国原油的招标。

  交易商和炼油商表示,IOC正提高燃料产量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国内消费,其它亚洲炼油商也正想办法弥补沙特和伊拉克等欧佩克产油国的大幅减产的影响。

  随着亚洲地区的封锁解除,以及一些石油产品的消费出现复苏,需求迅速回升。这有助于消化在今年早些时候前所未有的供需冲击中形成的大量原油库存,并可能为4月底以来的油价涨势提供更多支撑。

  尽管需求方面不断传来好消息,但4月份导致油价暴跌的库存问题目前并没有完全解决。虽然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但风险依然存在。Oilprice分析师 Alex Kimani表示,石油储存空间依然受到挤压,可能还会面临持续的短缺。

  满载原油的船只仍停泊在美国海岸外的公海上。目前,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的陆上石油储备已经售罄,全球各地的炼油厂开工率仍远低于正常水平。

  尽管经济逐渐摆脱封锁,但全球石油消费仍然低迷。国际能源机构IEA的一份新报告预测,与去年同期相比,5月份的全球石油需求将减少约2500万桶/日,而6月份的需求将减少约1500万桶/日。该组织预计12月的需求量仍将同比减少300万桶/日。

  不过,Alex Kimani认为,接下来石油储存空间持续短缺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来自需求的不足,而是一群精明的交易商,他们一直在关注原油期货溢价带来的利润。

  有报道称,南非海岸的一些超级油轮已被一些主要石油贸易公司租赁,其中包括维多集团(Vitol Group)、摩科瑞能源集团(Mercuria Energy Group Ltd.)和嘉能可(Glencore Plc),它们都是通过旗下的子公司租赁的。这些交易商要么购买便宜的原油,然后卖出价格更高的远期合约,以锁定利润,要么干脆持有原油,等待原油价格上涨后再卖出。

  不管怎样,最终都会导致这些交易商手中积压了大量的原油现货,因此,可以说是石油交易员直接导致了石油存储空间的匮乏,同时也加剧了市场的波动。交易商租赁的油轮上所载的石油足以满足全球日常石油需求的约20%,这已经足够影响油价了。

  许多交易商正是靠石油市场的动荡来牟取暴利。今年1月有报道称,数十家大型石油交易商在2019年赚取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动荡的石油市场。维托尔集团(Vitol Group)、摩科瑞(Mercuria)和托克(Trafigura)等独立交易商都获得了创纪录的利润,其中摩科瑞等公司宣布,这是它们有史以来最好的交易年。

  而且,通过这种操作赚钱的并不只有独立的石油交易商。英国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和道达尔公司等石油巨头的内部交易部门的利润甚至更高,因为像壳牌这样的公司每天的交易量相当于1300万桶石油,几乎是Vitol每天750万桶的两倍。

  去年的波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供应中断引发的。今年石油市场的波动要大得多,因此,对于这些石油交易商来说,今年可能又是一个“丰收年”。

  不幸的是,这也可能意味着许多投资者一直希望的油价平稳回升不会发生。(编辑:孟哲)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修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